主页 > 娱乐

我们与恶的距离——徘徊在恶的边缘的我们

时间:2020-01-10 来源:安洁窝

最近特别火热的一部电视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引发了很多人的思考和讨论。尤其是关于被害者和施暴者人权的问题上,不仅仅是在剧中,同时在现实生活中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,都有自己的立场,本文仅就这部剧表达作者的一些浅显看法,还望大家多多矫正。

李晓明杀人事件和米脂杀人案

我们与恶的距离——徘徊在恶的边缘的我们

这部剧一开始便是从李晓明杀人案开始,这起随机杀人事件中有好几个孩子,他们在最美好的年龄失去了生命。当我看到这起案件的时候,不禁便回想起发生在陕西米脂的杀人案件。与李晓明杀人案所不同的是,赵泽伟在米脂所杀害的都是当地的学生,整整九个鲜活的生命在他的屠刀下逝去,其行为不可不说是令人发指。

剧中李晓明杀人的动机是为了“出名”,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,但还没有来得及调查清楚,李晓明便被枪决。可是米脂杀人案中的赵泽伟他的动机却十分清晰:由于上学时遭受霸凌,为了报复,所以杀害了学生。如果说李晓明的杀人动机或许与自身有关,那么赵泽伟的杀人动机便是与学校和他人有关了。

如今当我们回顾米脂杀人案时,我们会发现,或许在恶的这条道路上,有很多人曾经推过赵泽伟一把。也许是曾经对赵泽伟霸凌过的同学,也许是对霸凌这件事置若罔闻的学校,也许是那些看到霸凌却不曾有任何反应的同学。这些一切都是有可能把赵泽伟推向犯罪深渊的一只手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赵泽伟犯下这种罪行情有可原,他依然是罪恶滔天。但是,在他犯罪的路上,起到间接作用的那些人,难道不也是这起事件的“幕后黑手”吗?如果我们不加以防治,谁又能知道,下一个罪犯会不会出现,我们每个人会不会是那个“幕后黑手”。

网络暴力是一把杀人的剑

我们与恶的距离——徘徊在恶的边缘的我们

当下社会,随着网络的发达,我们每个人都有了更多的平台去表达自己的想法。可是,这些虚拟的网络平台有时候也会成为杀人不见血的利器。

在电视剧中,李晓明的妹妹李晓文为了躲避媒体和网络,不得不改名换姓,甚至都很少和父母来往。而除此之外,为那些犯人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王赦也被网络暴力所袭扰,而一同被影响的还有他的家人,他的妻子甚至因此而早产,导致孩子离世。可是,在现实生活中,网络暴力甚至比电视剧中更可怕。

2018年六月,江苏南京一名男子因为儿子被泰迪狗咬而摔死了狗,虽然当事人都已经和解,可是当视频上传到网上的时候,许多披着善良外衣的网友便开始批评这名男子。当然万能的网友人肉出了他们的住址和手机号,于是,“为狗请命”的人们对他的家人发动了猛烈地攻击。最终,这家的女主人不堪其扰选择割腕自杀,想要一命抵一命,虽然及时抢救保住了性命,但网络暴力的力量让人感到恐惧。

还有台湾最美兽医简稚澄,作为一名保护流浪动物的兽医,她曾经救助过许多小动物。可是因为她给没人收养的小动物注射药物,让它们安乐死,竟引发了网友的谩骂。指责她为何忍心杀死小动物。最后不堪其扰的简稚澄用给小动物安乐死的药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可是,给十二天没人认领的小动物安乐死是台湾收容所的规定。而更令人感到悲哀的是,那些口口声声为小动物发声的网友,他们也没有来领养过小动物。

我们与恶的距离——徘徊在恶的边缘的我们

而网络暴力更令人感到可怕的是,没有哪个施暴者认为这件事的发生和自己有关。正如伏尔泰所说: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。当我们在网络上指责别人的时候,我们与恶或许已经没有了距离,我们或许就是下一个施暴者。

与犯罪者相比,受害者更应该得到重视

我们与恶的距离——徘徊在恶的边缘的我们

虽然这部电视剧有很多的篇幅都在告诉我们:我们应该关注犯罪者的人权。诚然,这无可厚非,作为一个人,来到这个社会,就有自己的权利。而像王赦这样的律师也正是为这些犯罪者提供最后的人权保障。可是,我们不应该忽略,与这些犯罪者相比,受害者才是更无辜的个体,同时也是更应该得到我们重视的和得到保障的群体。

正如电视剧中,李晓文可以怒气冲冲的去质问电视台为何跟踪她。可当她看到宋乔安的时候,她却退缩了,因为与自己相比,宋乔安所承受的丧子之痛显然更加有理由去质问这一切。同时,当李晓明被枪毙后,受害者的家属们也在质问:难道这一切就结束了?与李晓明的家人相比,他们要更无辜,更悲痛,更加的无所适从。可失去的生命都已经无法挽回,他们谁不是负重前行。

当我们在强调关注犯罪者人权的同时,我也希望,我们能把更多的目光投向那些无辜的受害者,投向那些一辈子活在阴影中的受害者。

本文由痞子的紫米面包原创,欢迎关注,带你一起涨知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