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废物

太平天国之战略困境:两线作战,疲于应对,活活被耗死

时间:2019-12-02 来源:安洁窝

1864年7月,坚持14年抗争后,太平天国革命运动被中外反动势力联合绞杀在血泊之中,天京陷落,忠王李秀成被俘虏,幼天王洪天贵福不久也被俘虏而后凌迟处死,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宣告失败。曾几何时,太平军所向披靡,横扫八旗、绿营,连连击败新崛起之湘军,并有一鼓作气北上中原,夺取天下之势头,再现几百年前徐达、常遇春北伐之辉煌,实现“驱逐鞑虏,恢复中华”之夙愿。可惜,太平天国失败了,大清得以再续国祚近50年,还迎来短暂之“同光中兴”局面,直到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,才将清朝送进历史坟墓。

太平天国之战略困境:两线作战,疲于应对,活活被耗死

对于太平天国失败之原因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,农民阶级之局限性、领导层争权夺利、中外反动势力之联合绞杀等常提到的三点。事实的确如此,领导集团内部争权夺利自相残杀,一度保持中立的列强又公开支持清朝,这自然是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失败的原因。但是,当时清王朝已经及其腐朽没落,八旗、绿营这两支正规军又毫无战斗力,士气旺盛的太平天国并非没有取胜之希望。太平军一度所向披靡,势不可当,可最终还是敌不过清军,有一原因不容忽视,即是太平天国从未能摆脱两线作战之战略困境,太平军在东西两线来回奔波,疲于应对,活活被清军耗死。可以说,太平天国之失败,乃是战略上之失败。

太平天国之战略困境:两线作战,疲于应对,活活被耗死

1852年6月,太平军在全州蓑衣渡遭遇江忠源、刘长佑2000“楚勇”伏击,五千多广西精锐老兵血洒湘江,南王冯云山阵亡,这是太平天国兴起以来从未有发过之损失。进入湖南后,洪秀全便打起了退堂鼓,想回窜两广打游击,可杨秀清坚持北上,执行“道州决策”计划。为此,在湖南休整恢复实力后,杨秀清便率领大军北上,攻长沙、克益阳、下岳州、出洞庭湖,于1853年1月攻下湖北省会武昌。1853年2月,太平天国60余万人顺着长江东下,一路所向皆捷,于3月进入南京,并改名天京,作为太平天国首都,正式与清朝隔江对峙。

虽然定都天京,但太平天国所能控制之地盘不多,只有南京、镇江两地,而清军又不断向天京靠拢,形式万分不妙。为了求得生存与发展,太平天国必须西征长江中游,夺取产粮区,保证天京粮食供应之同时建立战略屏障;还必须重兵保卫天京,防备“江北大营”、“江南大营”清军,确保基地安全。为此,太平天国开始面临两线作战之困境,既要西征迎战湘军,又要屯兵京畿防备“两大营”(后则是李鸿章“淮军”、左宗棠“楚军”),太平军兵力不足,两线来回奔波,最终活活被耗死。

太平天国之战略困境:两线作战,疲于应对,活活被耗死

派遣主力西征,“江北大营”、“江南大营”出兵袭扰,杨秀清被迫调回部分西征军回援天京,西征因分兵而溃败

1853年6月,胡以晃、赖汉英率主力4万精锐西征,连克池州、安庆、彭泽、湖口、九江、田家镇、半壁山、汉口、汉阳,兵临武昌城下。不久,胡以晃攻克庐州,击毙悍将江忠源,扫荡皖北,打通北上中原之渠道。紧接着,曾天养从庐州东进湖北,连克十余城市,清军无不闻风丧胆。1854年春,西征军云集湘鄂边境,准备进入湖南,夺取省会长沙,拔掉湘军生存之土壤。

就在西征连连获胜之际,向荣、张国梁等不断派兵袭扰天京,琦善亦从“江北大营”出兵支援。为此,杨秀清只好将韦俊、石祥祯从西线战场调回,与清军争夺扬州、镇江,确保天京外围防线安全,西征被迫分兵。后来,韦俊、石祥祯虽然返回西线,但手中兵力不多,主帅林绍璋溃败湘潭后,湘军乘势反攻,但被曾天养阻止。不久,韦俊再次调回东线作战,曾天养战死,岳州陷落,湘军则趁机攻克武昌,而后拿下田家镇、半壁山,兵锋直抵九江城下,太平天国西征第一阶段之成果几乎丧失殆尽。这是太平天国初次尝到两线作战之恶果。

太平天国之战略困境:两线作战,疲于应对,活活被耗死

石达开主持西征军务,扭转危局,力挫湘军主力,因天京战事紧张,杨秀清被迫调翼殿将士兵马回援,曾国藩逃过致命一击

1854年12月,湘军各路兵马云集九江、湖口城下,曾国藩、胡林翼、罗泽南、塔齐布、彭玉麟、杨载福、周凤山、李续宾等湘系元老悉数出动,扬言过年之前拿下金陵,活捉洪秀全。此时,杨秀清临阵换帅,让翼王石达开主持西征,并前往湖口督师,阻止湘军东下,并寻机与湘军进行战略决战。石达开到湖口后,一改往日分兵之毛病,集中主力于九江、湖口,与罗大纲、林启荣、黄文金团结合作,最终击败湘军水陆两师,曾国藩投水自尽未遂。此后,江北太平军反攻,三克武昌,一举扭转西征颓势。

九江、湖口大捷后,曾国藩、胡林翼、罗泽南决定继续用兵湖北、江西,与太平军展开全面争夺。为此,胡林翼、罗泽南等率湘军陆师前往湖北,围攻武昌,确保两湖安全。1855年10月,石达开再次挂帅西征,进入湖北与湘军作战,可一时无法打开局面,于是将3000兵马交给韦俊守卫武昌,自己则率1万余精锐进入江西,攻打湘军薄弱之处。1856年3月,石达开在江西樟树获胜,周凤山陆师溃败,全省八府四十七县落入太平军之手,曾国藩被围困南昌孤城,形势万分危急。此时,若是石达开能再加把劲,活捉曾国藩,而后集中力量扑灭湖北湘军也未尝不可。但是,天京战事告急,燕王秦日纲、陈玉成作战不利,杨秀清被迫将石达开从江西前线调回,曾国藩躲过致命一击,后患无穷。这是太平天国第二次尝到两线作战之苦果,让劲敌曾国藩逃过一劫。

太平天国之战略困境:两线作战,疲于应对,活活被耗死

石达开、秦日纲、陈玉成合力摧毁“江南大营”,可武昌战事告急,石达开再次西征,“江南大营”逃过覆亡之厄运

1856年3月,石达开率三万翼殿将士从江西回京增援秦日纲、陈玉成,合力摧毁“江南大营”,钦差大臣向荣自缢而亡,总兵张国梁退往丹阳,长达三年之久的天京之围宣告解除。大战获胜后,杨秀清犒赏三军,论功行赏,而后命令燕王秦日纲、陈玉成、李秀成等东征苏常,追歼张国梁残余力量。起初,太平军接连获胜,陈玉成、李秀成均取得不错战果,可太平军兵力不足,最终还是被张国梁阻止在丹阳、金坛一线,未能乘势东进。

张国梁虽然成功阻止燕王秦日纲东进势头,但“江南大营”残兵士气低落,若是石达开再次投入战场助秦日纲一臂之力,估计张国梁也是无力回天,江苏、浙江必定保不住。但是,石达开未能及时投入战场,因为胡林翼、李续宾等率湘军主力加紧围攻武昌,威胁太平天国上游安全。为此,石达开只能率翼殿将士西征湖北,大战胡林翼、李续宾,“江南大营”逃过覆亡之厄运。这是太平天国第三次尝到两线作战之苦果,与胜利擦肩而过。

太平天国之战略困境:两线作战,疲于应对,活活被耗死

李秀成第二次摧毁“江南大营”,乘胜东征苏常,可曾国藩、胡林翼率湘军直逼安庆,陈玉成回师救援,东征战果未能扩大

翼王石达开挥师西征后,与胡林翼、李续宾等多次交战,胜负未分,双方呈相持状态;秦日纲、陈玉成、李秀成也继续与张国梁在丹阳、金坛一线对峙;江西战局亦是如此。不过,总体而言,太平军略占优势,毕竟湘军元气大伤,还被分割包围在武昌、南昌两处,彼此不能呼应;张国梁的“江南大营”残余势力虽然可以阻止秦日纲东进,但不能反攻,仅限于防守而已。所以,太平天国还是有希望能打破这战略困境,就看杨秀清如何操作了。可惜,“天京事变”爆发,领导集团内部自相残杀,一切都成了泡影。

“天京事变”后,湘军趁机复兴,八旗、绿营也重新组建“江北大营”、“江南大营”,继续包围天京。1860年春,忠王李秀成、英王陈玉成等再次通力合作,第二次摧毁“江南大营”,而后挥师追歼残敌,钦差大臣和春自缢而亡,提督张国梁落水而亡,“江南大营”彻底覆亡,再也无法重组。此后,李秀成、陈玉成便东征江苏、浙江,试图占据东南财赋重地,进而强化军事力量,最后再西征长江上游,一举歼灭湘军。可惜,东征还未取得多少成果,曾国藩、胡林翼等便挥师抵达安庆城下,威胁天京安全。为此,陈玉成只能草草结束东征,急忙赶着回去解救安庆。但是,李秀成贪恋江苏、浙江,不发兵配合,致使陈玉成战败,被迫退往皖北庐州,后中叛徒苗沛霖之计,受凌迟而死。

太平天国之战略困境:两线作战,疲于应对,活活被耗死

趁着湘军与陈玉成大战安庆之良机,李秀成加紧攻占江苏、浙江,建立苏南根据地,夺取大清财赋重地。表面上看,李秀成赢了,实则输了,因为没了陈玉成在西线作战,李秀成孤掌难鸣,很快就玩不转了。因为,咸丰皇帝已经授予曾国藩实权,让其节制苏、浙、皖、赣四省军务,全权负责剿灭太平天国,李秀成东西两面同是迎战湘军,岂能不败。1862年春,九帅曾国荃挥师沿江东下,连克池州、巢县、无为、运漕、西梁山,扎营城南雨花台,威胁天京。与此同时,左宗棠率“楚军”、李鸿章率“淮军”相继开拔浙江、江苏、上海勾结外国干涉军作战,蚕食太平天国苏南根据地。至此,太平天国西线迎战曾国荃,东线迎战左宗棠、李鸿章,同时与三位高手对决,灭亡进入倒计时。

总而言之,定都天京之后,太平天国便陷入了战略困境:两线作战,同时应对西线、东线强敌,太平军来回奔波,疲于应对,活活被耗死。更致命的是,太平天国从未能打破这一战略困境,而是长期两线作战,失败也就必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