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废物

读书笔记 | 《分成两半的子爵》

时间:2019-10-06 来源:安洁窝


卡尔维诺《分成两半的子爵》



中世纪战场上,梅达尔多子爵跃马横刀,却被土耳其大炮轰成两半,一个完整的人就这样被分成一半恶人和一半圣徒。他说:“不仅我一个人是被撕裂的和残缺不全的,你也是,大家都是。”


现代人是分裂的、残缺的、不完整的、自我敌对;马克思称之为“异化”,弗洛伊德称之为“压抑”,古老的和谐状态丧失了,人们渴望新的完整。这就是我有意置放于故事中的思想——道德核心。



▲他觉得残酷的战争使打地汇成了千万道血河,一直流淌到了他这里;他任凭这血的波涛轻轻地撞击自己,既没有产生出义愤填膺之感,也没有激发起悲伤哀怜之情。

 

▲可是老阿约尔福似乎早就预料到儿子回来时会变得如此阴沉和孤僻,早就训练了他最喜爱的小动物,一只伯劳,让他每天飞往城堡另外一头的梅达尔多的住处,从窗户飞进那时还空无一人的房间。

 

▲僵直的尸体和死猫悬挂了三天,起初谁也不忍心去看,但是人们很快发现那是颇为壮观的景象,我们对这桩惨案的认识也起了变化,产生出不同的感受,对于卸下尸体和拆毁大绞刑机的决定感到很是遗憾。

 

▲“如果能够将一切东西都一劈为二的话,那么人人都可以摆脱他那愚蠢的完整概念的束缚了。我原来是完整的人,那时什么东西在我看来都是自然而混乱的,像空气一样简单。我以为我什么都已看清了,其实只看到皮毛而已。假如你将变成你自己的一半的话,孩子,我祝愿你如此,你便会了解用整个头脑的普通智力所不能了解的东西,你虽然失去了自己和世界的一半,但是留下的一半将是千倍的深刻和珍贵。”

 

▲“帕梅拉,这就是做半个人的好处:理解世界上每个人由于自我不完整而感到痛苦,理解每一事物由于自身的不完全而形成缺陷,我过去是完整的,那是我还不明白这些道理,我走在遍地是痛苦和伤痕之中却视而不见、充耳不闻,一个完整的人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。帕梅拉,不仅我一个人是被撕裂的和残缺不全的,你也是,大家都是。”

 

▲黎明时的天空泛着青白色,两位细长的黑衣人持剑立正站好。那麻风病人吹响号角,这就是开始的信号。天空像一张紧绷的薄膜似的颤抖着,地洞里的老鼠将爪子抓进土里,喜鹊把头扎进翅膀下面,用嘴拔腋下的羽毛把自己弄疼,蚯蚓用嘴咬住自己的尾巴,毒蛇用牙咬自己的身体,马蜂往石头上撞断自己的蜂刺,所有的东西都在反对自己。

 

▲也许我们渴望子爵重归完整之后,开辟一个奇迹般的幸福时代。但是很明显,仅仅一个完整的子爵不足以使全世界变得完整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假期里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做读书笔记,同时也将书介绍给朋友们。希望大家能够找到自己“情投意合”的那本书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假期愉快

晚安